宋庆龄为“三毛父子”助阵

朱少伟

 

  中国福利会的《儿童时代》、《哈哈画报》,都得到过张乐平的热忱支持,他在编辑部里留下不少佳话。我曾先后主编两刊,所以知道这位著名漫画家生前多次感叹“忘不了宋庆龄的关怀”,也欣闻了宋庆龄与“三毛之父”的感人往事。

  抗战胜利后,宋庆龄将保卫中国同盟改名为中国福利基金会(中国福利会前身),由重庆迁到上海,并继续担任主席。1946年10月,中福会开始在沪西、沪东、虹口的贫民区建立儿童福利站,此系融教育、保健、救济工作于一体的文化福利机构,内设识字班、图书室、保健室和营养站,旨在救助贫苦儿童、培育未来新人,不到三年受惠孩子就达数万人次。但随着局势急剧变化,中福会原有的海外经济援助大部分被阻断,而社会上贫困儿童则越来越多,这使宋庆龄十分焦虑。宋庆龄为了比较稳定地解决救助贫困儿童的经费来源,就设想运用“三毛”的影响力创办“三毛乐园会”:凡能每月捐赠3银元(一个孩子每月基本生活费)救助一名贫困儿童,可成为“三毛乐园会”会员;每月能出资救助5名贫困儿童,可成为荣誉会员,所有愿意出钱捐物的都是“三毛”之友。

  当时,张乐平自1947年6月开始在上海《大公报》登载的连环漫画《三毛流浪记》极受欢迎,这部“中国式的《苦儿流浪记》”是对黑暗社会的血泪控诉,其中的流浪儿童形象“三毛”已家喻户晓,并产生震撼人心的艺术魅力,以致常有读者写信、汇款、寄衣物到编辑部,希望通过报馆去救济贫困儿童,甚至还呼吁成立“三毛幸福基金会”。为此,担任上海《大公报》总编辑的王芸生表示:“《三毛流浪记》不但揭露了人间的冷酷、残忍、丑恶、欺诈与不平,更可宝贵的,是它还在刺激着每个善良人的同情心,尤其是在培养着千千万万孩子的天真同情心!”至1948年10月,昆仑影业公司在沪将《三毛流浪记》改编成电影(阳翰笙编剧,赵明、严恭导演,王龙基主演),该片调集了赵丹、孙道临、黄宗英、上官云珠、吴茵、林默予、刁光覃、朱琳、关宏达、中叔皇、沙莉、奇梦石、蒋天流、林榛、黄晨、石炎、汪漪、王蓓、丁然、王公序、张庆芬等上海大部分影星,他们都心甘情愿为一个无名的小演员做配角。因而,宋庆龄以“三毛乐园会”来推动各界关注贫困儿童,堪称是个创举,也切实可行。

  1949年1月下旬,宋庆龄委托冯亦代及其夫人郑安娜出面,诚邀张乐平在上海赛维纳西菜社见面,请他一起举办“三毛原作展览会”,为筹备“三毛乐园会”开展宣传、筹措资金。张乐平闻讯马上应承,正在病中的他仅隔数日就拿出方案。宋庆龄看后挺满意,立即答复了在嘉兴疗养的张乐平;他为了进行准备,迅速来上海,在一个月内赶画了30幅“三毛”水彩画供展览会期间用于义卖。当时,宋庆龄也曾购买《三毛流浪记》推荐给外国小朋友,查《宋庆龄书信集(续编)》可知,她在同年春节用英文写给秘书王安娜(王炳南的夫人)的信中提到:“我喜欢三毛的漫画。办公室派人给我送来时,我没有时间看,于是当时就还回去了。因为我不想在别人需要的时候自己占着。希望你能恳请埃迪(宋庆龄的外国友人)为我买6本,我想寄给国外的小朋友。”当她收到王安娜代买的书,又回信说:“感谢你的来信和三毛画册,但是你忘了提及它们的价钱。请务必告诉我,否则我将难以再请你帮忙。”另外,宋庆龄还通过报刊公布了创办“三毛乐园会”的宗旨及章程。

  3月底,“三毛原作展览会”在外滩汇丰银行(今上海浦东发展银行)礼堂进行预展,邀请相关人士参观。宋庆龄热情地把张乐平请到自己的身边,以地道的上海话进行交谈,并赞许道:“张先生为流浪儿童做了一件大好事,真该谢谢您,全国的三毛不会忘记您!”随即,宋庆龄又用流利的英语把张乐平介绍给来宾;当外国朋友向张乐平发出提问,宋庆龄亲自帮着翻译,使他渐渐消除了原有的拘谨。这天,有位苏联驻沪记者因深受感动,当场要求以800美元买下一幅《苦三毛拉黄包车》。预展将结束,宋庆龄再次致谢时,张乐平感动地说:“这是我应该做的事。”

  4月4日,“三毛原作展览会”在南京路大新公司(今上海第一百货商店)4楼正式展出,宋庆龄亲自莅临。张乐平在《我怎样画三毛的——为“三毛义展”写》中激动地说:“十五年来我画三毛,我忘不了开始时的孤单和寂寞,但现在却有着成千成万识与不识的朋友结伴而行”;“孙夫人主办的儿童福利会(应为中福会),为了救济跟三毛同一命运的小朋友们举办‘三毛义展’。我抱歉我的作品还没有成熟,特别是三十张彩色义卖作品,都是在带病中赶画的,但是想起千千万万的三毛们因为孙夫人这一义举而得到实惠,作为三毛作者的我,还会有比这个更快乐的经验么?”当时,20多家上海民营广播电台都推出特别节目,用国语、沪语和粤语播出展览会实况;著名话剧演员尹青同情“三毛”,义务担任现场播音员,厅里不时回响着她那极富感染力的声音:“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救救‘三毛’!”中福会第三儿童福利站派出几个“小先生”作为“三毛乐园会”志愿者,到这里帮助维持秩序、收门票,请参观者留言。展览会展出《三毛从军记》、《三毛流浪记》原作300余幅,它们深深吸引了大家;那些用于义卖的“三毛”水彩画,以及张乐平精心设计的“三毛乐园会”纪念章和作者亲笔签名的《三毛流浪记》单行本,则都被踊跃认购。展览会为期6天,展厅里观众如潮,热闹非凡,第一天参观者就接近2万人,并有40余人捐款加入“三毛乐园会”。展览会共筹得3206银元(其中义卖画稿收入1291银元),收到一批书籍、文具、衣服、药物,成果丰硕。宋庆龄在活动结束后,特意致函张乐平,祝贺他的作品展览获得成功。

  嗣后,宋庆龄在百忙之中,依然一直牵挂着那些四处流浪的孩子;为动员大家继续援手现实生活中的无数“三毛”,中福会儿童剧团编演过《三毛流浪记》话剧和木偶戏。在庆祝解放时,影片《三毛流浪记》还随宋庆龄参加了为慈善事业而举办的义演和募捐活动,与之一同推出的还有张乐平的“三毛”漫画册和漫画卡,所有收入后来全部捐献给了上海、南京的儿童福利院。

  建国初,宋庆龄为了向孩子们提供健康的精神食粮,创办《儿童时代》,张乐平对编辑工作给予热忱支持,提供了优秀的美术作品,他的《三毛外传》曾连载于此;上世纪80年代,《哈哈画报》诞生,他长期担任顾问,并参加过刊物的活动。1985年夏,张乐平在获得“中国福利会妇幼事业樟树奖”之际,激动得夜不成寐,他不禁又想起宋庆龄筹办“三毛原作展览会”和亲切致贺的情景,并为所珍藏的那封信在“文革”动荡中遗失而惋惜;更忆及昔日自己患重病时,宋庆龄专门派人送来特效药和营养品……

——摘自2010年12月2日《人民政协报》

  三毛漫画网